<address id="9pvb3"></address>
    <form id="9pvb3"><listing id="9pvb3"></listing></form>

      <form id="9pvb3"><form id="9pvb3"><nobr id="9pvb3"></nobr></form></form><address id="9pvb3"><nobr id="9pvb3"><meter id="9pvb3"></meter></nobr></address>

            <form id="9pvb3"><form id="9pvb3"><nobr id="9pvb3"></nobr></form></form>

                  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綜合 >

                  四川眉山發現戰國至明清時期墓群——大墳包墓地

                  成都商報 | 2020-07-23 10:01:05

                  22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布,在眉山市彭山區發現戰國至明清時期墓群——大墳包墓地,專家判斷此地為古蜀后裔的埋骨之地。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館員、現場考古發掘負責人李萬濤介紹,該墓群位于彭山區江口街道五一村,現在為武陽安置房一期建設用地。2020年3月底,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彭山區文物保護研究所對該墓地進行了考古發掘,至2020年7月下旬,已清理完成各類遺跡192個,其中墓葬165座、灰坑13個、溝11條、陶窯3座,時代涵蓋戰國晚期、西漢、新莽、東漢、三國至兩晉、唐、宋、明、清,出土陶、銅、鐵、瓷、木等各類器物900多件(組)。

                  公元前316年,秦滅巴蜀。根據《華陽國志》的記載,蜀王死于武陽城。蜀王的后裔去了哪里?今年3月開始,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眉山市武陽故城遺址旁的一處考古工作,提供了一個答案。

                  盡管目前才發掘了三分之一的區域,不過已經清理出墓葬165座,從戰國綿延至清代。在戰國墓葬中,蜻蜓眼再次出現,一柄30厘米長的鐵劍也出土;西漢墓葬中,出現了比較少發現的排水溝,在一座有18米長的排水溝的墓里,還出土“長樂未央”銘文銅鏡和四乳四蟠龍紋銅鏡。而在西漢至兩晉時期的墓里,歷史上有名的“環首刀”也現身。

                  考古人員認為,這些墓葬中有古蜀國遺民的位置。

                  出土物豐富

                  包括蜻蜓眼、鐵劍、環首刀……

                  記者了解到,目前發掘有7座戰國至秦墓葬,隨葬品主要為陶器,少量銅器、鐵器及漆器等,其中,還發現了一柄長30厘米的鐵劍,“銹蝕有點嚴重。”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館員、現場考古發掘負責人李萬濤介紹。此外,在一座戰國晚期墓葬中,此前曾在成都平原墓葬中出現的蜻蜓眼也再次現身,“推測是外來傳入。”

                  西漢墓葬目前發掘出來的有38座,部分墓葬有排水系統。李萬濤介紹,這在成都平原同時期的墓葬中是很少見的,“之前在大邑發現過一座漢墓。”他推測,這或許是當時本地的一種葬俗,“特別是有部分西漢土坑墓有較長的排水設施,對于研究戰國至西漢時期墓葬的墓葬營建方式、等級制度、葬俗等有著重要意義。”此外,李萬濤告訴記者,也是在一座有著18米長的排水溝的墓葬里,發現了“長樂未央”銘文銅鏡和四乳四蟠龍紋銅鏡。

                  東漢墓葬有35座,出土物比較豐富,陶器主要有鼎、鍾、圜底釜、罐、燈、甑、壺、甕、缽、房、耳杯、碗、案、井、倉、田、器蓋、黛板硯、搖錢樹座、擊鼓俑、持箕俑、庖廚俑、文官俑、侍女俑、陶雞、陶狗、陶子母鴨、陶馬、陶牛等,銅器有銅鏡(昭明鏡、六乳六禽鳥鏡)、五銖錢、搖錢樹葉、銅飾品、蓋弓帽、帶鉤、青銅管等,銀器有銀指環。

                  而在西漢、新莽、東漢以及三國至兩晉時期的墓葬中,均發現有“環首鐵削”。李萬濤表示,這應當就是歷史上有名的環首刀。

                  只發掘了1/3的區域

                  區域里應有古蜀遺民的墓葬

                  “大墳包墓地緊挨武陽城遺址,西漢、新莽、東漢、三國至兩晉時期墓葬的發現可以確認該墓地為武陽城遺址的一處大型公共墓地。”李萬濤告訴記者,目前只發掘了三分之一的區域,出土物還在整理,墓葬主人的身份、等級等尚不明確,“但從排水溝以及銅鏡等一些出土物來看,是具有一定經濟實力的人群,不過應該不屬于豪強。”

                  “彭山區在先秦時期應屬蜀國轄地,秦滅巴蜀后設置郡縣,于其地置武陽縣,兩漢、蜀、晉因之,屬犍為郡。”李萬濤介紹,根據《華陽國志》的記載,“周慎王五年(公元前316年)秋,秦大夫張儀、司馬錯、都尉墨等從石牛道伐蜀。蜀王自于葭萌拒之,敗績。王遯走,至武陽,為秦軍所害。”他表示,蜀王敗逃后死于武陽城,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一定是有古蜀國后裔繼續生活在當地的,“出土器物也與同時期成都平原的蜀地器物風格差不多。”他認為,目前以及接下來發掘出的墓葬中,應該有古蜀遺民的位置。

                  已清理165座墓葬

                  “有著重大的學術價值”

                  記者了解到,2019年12月至2020年5月,四川省考古院對一期施工區域可勘探區域進行了勘探,調查勘探面積148.6畝,發現大量戰國至明清時期墓葬及陶窯、溝、灰坑等其它遺跡。今年3月底,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彭山區文物保護研究所對該墓地進行了考古發掘,至7月下旬,已清理完成各類遺跡192個,其中墓葬165座、灰坑13個、溝11條、陶窯3座,時代涵蓋戰國晚期、西漢、新莽、東漢、三國至兩晉、唐、宋、明、清,出土陶、銅、鐵、瓷、木等各類器物900多件(組)。

                  “大墳包墓地分布面積大、墓葬多樣、分布規律、時代從戰國晚期延續至清代,是彭山區屬首次發掘的大規模土坑墓、磚室墓墓地,極為重要。”李萬濤說道。另一方面,墓葬時代的延續、隨葬品組合的變化體現出了巴蜀區域文明向中華文明統一的進程,有著重大的學術價值。(記者 胡挺 彭亮 圖據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 標簽:大墳包墓地,眉山墓群

                  相關推薦

                  媒體焦點

                  日韩欧美另类国产在线